名家丨背着故乡去远行(红孩)

  最近,关于鲁迅和藤野先生的文章又在网上走红。毫无疑问,鲁迅对于藤野先生是充满感情的,不然日后他不会写出散文名篇《藤野先生》的。人与人的交往,人们喜欢平等,或者是对等,但对于对自己有恩的老师或长辈就不一定如此了。诚如,鲁迅对于藤野先生是一往情深的,相反,藤野先生对周公树人就不一定亦如鲁迅

朝圣去,马六甲|唐至量(香港)

      马六甲,一个遥远而又极为亲切的地方,自启蒙识字初始,就随“三保太监下西洋”故事一道,深深印入年少的记忆里。数十年来,每当听到“马六甲”三个字,脑海里不期然就浮现起郑和率领浩浩船队迎风破浪穿过马六甲海峡横越大洋开辟海上通途的雄伟壮举。“ 马六甲”简直

名家散文丨美遇山茶花村庄(宁新路 )

那些奇特的美,如同艳遇,是要碰运气的。我们被傣族人的山茶花迷住了。漫山遍野的山茶花,像粉嘟嘟的小姑娘,张着小嘴唱山歌。一坡又一坡浓艳的茶花,把我们吸引到了一个山口,谁能料到山下的奇景,比山茶花还要美艳:村落涂上了厚厚的金,也穿上了玫瑰色婚纱,那不是金,也不是纱,是晚霞。这浓厚的霞光,把一个苍老古朴而

红孩精品散文|春天的黄昏

北京的春天是短暂的。似乎一过清明,夏天倏地就在眼前了。算来我到M医院治疗有一年多了,渐渐地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建立了一定的感情。至于那些同病相怜的病友,其感情就更不用多说了。 现在的大医院,都有从各地前来进修的大夫。M医院也不例外,我在医院治疗的一年中,就曾见过五六位实习大夫。去年10月,M医院来了

高原那片惊艳的绿

      从东北平原赶往川藏高原时,思维产生一个误区:海拔高的山上,一定是道路崎岖,山石裸露,草木萧条,山顶定然一片冰天雪地,尽管现在是七月的夏季,也会看不到有生命活力的绿色。       经过几日

红孩精品散文| 阿妈的经筒不说话

潘家园是北京新兴的一座文化地标。我这么说,大凡热爱收藏,喜欢古董、字画的玩家都会认同。其实,潘家园一带形成文化产业聚集区时间并不长,也就二十年的样子。在过去,北京只有琉璃厂,那才是正八经的去处。琉璃厂有大名鼎鼎的荣宝斋,有无数的文房铺子,包括书店。 印象中,潘家园最早发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经商热。

雪峰之树(行天下)

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位于雪峰山东麓,图为园内的诗溪江大峡谷。  来自雪峰山旅游 在湖南雪峰山穿岩山国家森林公园,居住在大山里的瑶族同胞正采摘古老的灌木野生茶。这成为瑶民创收的重要来源之一。  雷文录摄(人民图片)   一   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棵树,置身在雪峰山顶。准确地说,这是一棵马

文学的镜与灯

​  二十年前,我的朋友杨少波曾在《人民文学》杂志上连续发表若干篇有关电影的系列随笔,其文字简洁、朴素而优美。他以独特的视角,解析中外电影的奥秘及其美学价值和意义,令我难忘。至今,我还保存着发表这几篇随笔的五六期刊物。他认为,电影是“世界的第二次行走”,它以自己的方式给眼睛创造奇迹,“如果说世界的真

永恒的经脉

位于自流井遗址下游约五百米的路边井最初是一口老盐井。她北接郭家坳的各大盐场井灶;南抵釜溪河边的运盐码头、张家沱、火神庙;东临釜溪河;西靠牛屎山。已经没有谁知道路边井开凿的具体年代了,也没谁知道她见功于那朝那代,盐井的主人是谁。甚至“因路凿井,还是因井设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也像关于鸡和蛋的起源之说,

《战疫赋》

越以己亥之年,辛丑之日,流毒蔓延,疫疬骤起。余乃巢身蜗室,潜藏不出。既叹江城之疫情,复慨神州之不易,顿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故作《战疫赋》,其辞曰: 若夫疬毒之因,本饕客口腹之妄;泛滥其源,实愚民无知之殇。山野精灵,远匿尘嚣之动荡。楩楠豫章,何踏俗世之肮脏?未侵黎民之秋毫,竟引贪夫之欲望!况乃古之蝙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