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之源在潜山

  实话实说,此次潜山行之前,我对位于安徽省西南部的这个县级市知之甚少,想不到她有着如此深厚的人文底蕴,此前经常听说的名山天柱山就在其境内,而且,“潜山”就是天柱山的古名。毫无疑问,潜山是一座旅游城市。   桐庐和潜山,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中结成对子的县市。因而这次县人大常委会赴安徽考察

张华庆散文丨玉鸟声声啼吾名

  12月1日下午、我乘国航飞机抵达宁波应邀出席“大美无声中国大书法作品系列展”开幕式。抵达后我和出席活动的诸同事都下榻在东钱湖畔的万金雷迪森酒店。晚上宁波书法界的名流邹大鸣、徐斌、戴惠芬等与我们共进晚餐,席间大家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晚餐后我与李冰书记分别下榻在酒店面朝湖边的一中式小院里,我住问梅轩

峰鸣的才情

     我身边的朋友中,孙峰民绝对算得上是一位智商与情商、才华与才能兼具的人物。峰民是他的本名,而峰鸣,则是他的笔名。另外,因为他是桐庐县桐君街道梅蓉村人,梅蓉古称九里洲,因而他的微信名原本叫九里梅洲。去年底又改梅九州。为此他还郑重告知微友:“我的老家在美丽的富春江边梅蓉。古称九里洲,梅洲,所以微

红孩精品散文|莱阳去看梨

莱阳去看梨 红   孩    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儿,最好亲口尝一尝。现在,我就置身在山东莱阳千亩万亩的梨园当中。眼前是梨,身后是梨,头顶上也是梨,仿佛真的闯入梨的海洋了。虽然我从小在农场的果园里长大,对秋日里枝果累累的景象再熟悉不过了,但此刻我还是被这丰收的

桐庐最潇洒

  很少有地方能够像桐庐一样,有一个固定的词语来修饰,“潇洒桐庐”,这个出自“第一流人物”范仲淹笔下的广告语,流传千年,历久弥新。   桐庐,是钱塘江中游富春江畔的一座县城。相传黄帝时期,一位老者来到富春江与分水江(又名天目溪)交汇处的小山,在梧桐树下结庐而居,采药治病,人问其名,则笑而不答,指桐以

泣血挽歌——莫斯塔尔那座古桥

  我的旅行故事,关注自然、了解历史人文风情是我镜头与笔墨的至爱。拍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古老建筑,是每次出行列入的计划。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虽然我拍摄建筑水平有限,但我享受在光影中解读建筑超越时空的愉悦感;不同风格的每栋建筑,其别有的几何图案与线条韵律之美,浸润着不同国度所固有的文化与信

乡村老人

  改革开放以來,在经济建设取得蓬勃发展的今天,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空前的提高,人的精神面貌也起了巨大的变化,老年人老有所乐的生活方式也随之升华。八九十岁的老年人老当益壮,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在五十年代里,人一旦到了花甲之年,就意味着自己已进入老龄化行例。因那时家境贫穷吃不饱穿不暖,生活

神奇的“双足石”

“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道新疆之美”。 1999年8月,我调到新疆伊犁军分区工作。伊犁,天山北麓一方神奇的“风水宝地”。这里有满眼的绿,漫山的红,峻拔的峰,辽远的净。一望无际的草原,好似毛绒绒的绿毯,依山走势包裹着苍茫大地,辨识不清的各样鲜花,随季节的变化绽放出娇艳和妩媚,镶嵌在草地、

我和猎鹰有个约定

    十多年过去了,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双机警而敏锐的眼睛。     那是我在新疆伊犁河谷守防的第三年,初春的一天,我去边防检查工作。车缓缓地行进在巡逻路上,突然,从车窗向前望去,在巡逻路中间不远处一个微微颤动的小东西跃入了我的眼

把酒邀月

  八月仲秋,明月高悬。又是异乡游子相会月下尽吐离愁别绪的时光。登临高顶,把酒对月相酌,心底按奈不住迸发的咏月欲火。月早已被古今大家手笔写尽,我一山野匹夫,自愧没有太白之才,岂敢班门弄斧。怎奈我常于夜廊漫步,自然和月有约,只好一吐为快。好在山酒在薄是乡情,只得任大江东去了。   山顶赏月和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