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参赛作品)

因疫情原因,我三个月没能回老家。在农历三月底的一个周末,终于可以回家探望父亲了。 父亲已八十六岁了,花白的头发,驼着背,因为腰疼的缘故,走路时身体向一侧倾斜着。父亲一见到我,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布满血丝的眼睛也发着光。每次见到父亲,我总是把带来的好东西一股脑地拿出来,一件一件地让父亲看,让他

庆幸双节没堵车

2020年国庆和庚子年中秋居然同一天,10月1日遇上八月十五还真不容易,据说本世纪才有4次,而且假期长达8天,许多在外工作学习的人们早早盼望能回家与父母、家人团聚,一起欢度国庆中秋。 这些年中国交通发展迅速,大家亲身感受、有目共睹。有的项目已超越发达国家,现在天上飞机,地上高铁火车,城轨地铁,客运

又见燕双飞

一个炎热的下午,一阵小雨洒过之后,天气依旧十分闷热。天空中,布满了乌云,没有一丝风,公园里的柳树、草丛和零星的鲜花,都无精打采地垂着脑袋。 我在小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眼前一亮,远远地望见假山边的梧桐树上黑压压的一片,像罩着一片乌云。“乌云”不断地变化着形状,时而聚集,时而分散,似有千万只蝴蝶

法式《梧桐雨》

很早就想去西郊的枫丹白露,可朋友却一再叮嘱,慎莫独行西郊。那里森林如盖、古堡幽深,劫匪出入无常,很不安全。 在我心中,枫丹白露是心仪甚久的去处,总是耿耿于怀,逢人便问。周末那天在咖啡馆碰上一位志愿者老K,三十出头,并无恶相。于是决心次日同游,埋单时我还故意露出钱包,泄漏自己并无多少钱财。 车子出巴黎

壶口瀑布看雄奇

少年时代曾看过《黄河大合唱》,那激越的旋律,雄壮的歌词,至今仍在耳边萦绕:“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配着音乐以黄河为背景,以咆哮的壶口瀑布情景为衬托的画面,至今也不能忘怀。曾有人说这创作于抗战时期的《黄河大合唱》,展现的是抗日战争的壮丽图景,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到黄河的壮观,才能体

爬榆树纪念亭序、记

                                        &nb

读书札记(7))

                                          &nb

我忘记了自己的密码

    结束了国庆长假,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登录散文网,进入自己的空间。与以往不同的是,需要登录账号和密码。虽然设置了密码,平时都是自动登录,近一个月没再登录过,密码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密码是什么呢?脑海里茫然地搜索着。试试常用的吧,结果,录一次,提示错误,还有四次机会;再录一次,还

月 无 言,今 夜 难 眠

月 无 言,今 夜 难 眠 安徽利辛   秦传辉 沧海横流,一年一轮回。 中秋、国庆双节,二十年巧遇。月圆,家圆,梦圆。这一美好的期盼,千百年来,在炎黄子孙的血脉中荡漾。 今天十四。很多在外打拼的儿女,下班后,都急急赶在回家的路上。铁路公路,在中国大地上,浩浩荡

红色土地上见偶像

       10月3日上午,阵雨不断。        上海出海口文学社的一行人员,冒雨等待在盐城新港大酒店的大门前。美丽的礼仪小姐瞿冰和英俊潇洒的王念朝舰长更是兴奋地注视着前方驶来的车辆,恭候着贵客的光临。 &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