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深处的吟别

天穹昊昊,日暮青山,一派风光,沧桑尽染落霞美。红光荧荧,炫动心潮,幽幽思念顿生,锦云绕绕,片片柔情,不绝如缕,飘舞弥漫天涯。 遥看彤彤红日,红漫天边,波光动,心羌急。心扉拳拳,竟不舍红霞徐徐沉去。近观繁絮红云,千翻锦绣,万里绮丽。惊魂魄,意缱绻,眷眷幽情,何以堪锦绣悠悠远行。 红日依山去,思念应

绿色才是春天的生命

绿色才是春天的生命 秦传辉 万般红紫斗芬芳,你方唱罢我登场。 春来春去春还在,谁为花谢暗心伤? 春雨,淅淅沥沥的,连续多天不停。 今天下午,雨住了,但还没有放晴的意思。我怕明后天还有雨,就早早地下地,把我家的几座祖坟包包,因为清明节就到了。 我们农村包坟,没有很多讲究,就是添几锨土,换换

书房中的母爱

我曾多次走进钩深书院,在易理学说中辗转流连;也曾多次走进涪州书院,在迷人的书香里乐而忘返。但在我的记忆深处,始终没有那间书房,有我母亲建造的漂亮;始终没有那本书刊,有我母亲那么耐看。 母亲为我打造的最美书房,是我出生前的孕房。这里与世隔绝,十分幽静;这里一尘不染,非常洁净。这里珍藏着神秘的天书,蕴

我在涪州书院等你

一 我在涪州书院等你,请你来沐浴我前世的荣光。 我前身是宋代著名的北岩书院,曾与东湖、廉溪、象山书院一起,“闻名于朝野”。其历史如滚滚乌江,源远流长;内涵如滔滔长江,碧波荡漾。 早在1097年,当理学家程颐到北岩注《易》讲学时,我就在易理文化的光耀中闪亮登场。次年,书法家黄庭坚在其讲学堂题名“

家乡的念想

  原来工作忙,很少回家乡;现在退休了,却又忙起天伦之乐。家乡的老哥们一句话:“山猴子,你真的把家乡忘了吗?该来看看我们这些快要入土的老哥们了呃!见一眼就少一面哦!”这喊着小名,带着情绪和埋怨想念地对我说。于是,我决定独自回家乡一趟。 坐在驶向“南山背”的班车上,透过车窗的山山岭岭,似乎

手绘地图寄乡愁

        我是从发小“网锅子”的微信里知道老家南陵的村庄已经不复存在了。真的感谢我们所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儿时再丰富的想象力,也无法相信当年进城需要一天路程的穷乡僻壤,会成为最具活力的城市新区亮点。 “南陵大队”现在

清明含泪祭母亲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往年清明,我会赶回老家,去到母亲坟前,将坟上荆棘杂草铲除,插上“清明旗幡”,点燃一把香烛,焚化一堆钱纸,鸣放一挂鞭炮,然后在香烟缭绕中含泪跪地祭告。今年清明,因疫情警报尚未完全解除,两个孙子尚未开学,都宅在家里,需要照看,故不能赶赴家乡,为母亲坟茔祭扫,

神 树

                        作者:陶宗令 250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