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丨芭蕉林里的恋人(宁新路 )

           红彤彤的夕阳里,一个长发彩裙的佤族少女,从小河对面的寨子飘然而来。原来,是有个英俊小伙在河边芭蕉树林等她。姑娘调皮地扑向小伙,搂住他的脖子。他们相拥着,深情切意、蜜语甜言。   他们是寨连寨

名家丨远山(宁新路 )

       远山,不是山,是陕南旬阳县构元乡阳山村的电表抄表员。远山的名字不叫远山,姓王,远山是他的笔名,但大家都叫他远山。他是这终南山村里唯一有笔名的人。   他有笔名,却从没在报刊上发表任何作品,他的笔名是因为他在自己的“乡村家园”发

旅途微语(散文诗)

    旅途在延伸。     它穿过坎坷,穿过风雨;它经过小桥流水、绿水青山,又迎向大漠孤烟……     旅途,我们驻足,回首,抖落岁月的数片叹息;我们眺望,前方,美丽的地平线在闪烁。生活说:孩子,继续前行,春

名家丨在肮脏的地方干净地活着(贾平凹 )

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家读《西游记》,正想着唐僧和他的三个徒弟其实是一个人的四个侧面,门就被咚咚敲响。 咚,咚,门还在敲,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是哐的一下,用脚踢了。 我有些愤怒,一把将门拉开,门口站着的却是刘书祯。 他说:哎呀,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哩! 我说:是你呀,几时进城的? 他说:我已经在城市生

朱国良 | 感悟春天

  江南的春天,总是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悄悄来临的,“杏花春雨江南”,这是上了名诗之页的。数落我经历的几十个春天,总是乍暖还寒,反反复复需要冲破凛冽的西风和反攻的寒潮才降临人间。因此春光很金贵,春色也往往只能雨中窥视,总在不经意中,只一眨眼,便进入了初夏的境地了,常常令人生出春光难觅的感慨。   珍爱

名家丨母亲的挂历(红孩)

年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有本挂历要送我,问我要不要。我问是什么内容的,他说是山水的。我随口说,我妈喜欢山水。说完,我的心不由悲怆起来,进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想来母亲已经离开这个世界8个月了,2018,她再也看不到我每年送给她的挂历了。 母亲和许多的农村妇女一样,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喜欢

名家丨思念远去的槐香(宁新路)

  家乡的槐林成奇景,集古槐、新槐、天下美槐为园,不愧为槐的故乡。见到槐,自然就想到槐花,槐花香总让人心醉,槐树与槐花,那是浸人记忆深处的温馨与怀念,若这海似的槐吐芳,那该是怎样一番奇美与浓香呀。可槐花已落,枝上仅有恋槐的枯花,这倒使人更想槐花了。思念槐花,便看见眼前槐花盛开,香气从心底弥漫上来,顿

“第一流人物”范仲淹

桐庐范仲淹纪念馆内范仲淹塑像 纪念馆内,范仲淹的半身塑像,凝视着所有的来访者,“天地间气,第一流人物”,朱熹的赞词成了醒目的匾额。整个宋朝,因为有了范仲淹这样一批贤臣而足以自豪。范仲淹在兴化主政3年,兴化之民情愿改姓“范”来永久纪念他;他主政桐庐郡虽只有短短的十个月,却让此地人民怀念了一千年。在同

三寄小读者

   通 讯 一       亲爱的小朋友:     在我写《寄小读者》的五十五年后,《再寄小读者》的二十年后,重新提起笔来写《三寄小读者》,心情还只能拿五十五年前所讲的:“我心中莫可名状,我感到非常地荣幸”这句话来描述

庐 山 面 目

       "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只疑云雾里,犹有六朝僧。"(钱起)这位唐朝诗人教我们"不可登",我们没有听他的话,竟在两小时内乘汽车登上了匡庐。这两小时内气候由盛夏迅速进入了深秋。上汽车的时候九十五度,在汽车中先藏扇子,后添衣服,下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