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笔下的京剧五大头牌:马·谭·张·裘·赵

马·谭·张·裘·赵 文 | 汪曾祺 选自《汪曾祺回忆录》 裘盛戎、张君秋、谭富英、马连良合影 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赵(燕侠),是北京京剧团的“五大头牌”。我从1961年底参加北京京剧团工作,和他们有一些接触,但都没有很深的交往。我对京剧始终是个“外行”(京剧界把不是唱戏

重读《青春万岁》:“纯粹”与“杂色”的变奏

1957年1月11日《文汇报》连载《青春万岁》 内容提要:《青春万岁》的复杂性,需要置放到作家创作整体流程和文学史背景中予以细读和落实。围绕作品主人公杨蔷云及两大核心情节——阅读革命与蔷云游春,可以发现文本内外“纯粹”与“杂色”的变奏。变奏与越轨的笔致,首先彰显出审美结构的意义,这是历史形势、社会意

徐则臣《北上》:以运河为中心的现实与历史书写

      时下的中国文坛,盛行所谓的代际观念。以如此一种代际观念来看,徐则臣毫无疑问可以被看作是所谓70后一代作家的领军人物。一般认为,包括70后在内的年龄相对年轻的作家,较之于更早一些的所谓50后、60后作家,一个重要的差异在于,长篇小说创作普遍

贾平凹:关于《酱豆》

       人常常有许多的心思,最后都成了病。我知道自己有病,这如同牛黄多么多么珍贵呀,其实那是牛患的胆结石。 《酱豆》比《暂坐》的草稿早,《暂坐》却先在刊物上亮相,“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暂坐》走的是电影节大厅前的红地毯,《酱豆

红孩精品散文|无我茶会

到雅安参加大渡河之春笔会。主要目的是到汉源看梨花。回成都时,当地朋友诚邀到蒙顶山一游。比起四川的峨眉山、乐山,蒙顶山名声自然要小得多。如果要讲到蒙顶山的茶文化,恐怕即使黄山、庐山、武夷山等大腕级名山也要让三分。     对茶文化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茶圣陆羽,也当然知道陆

名家丨芭蕉林里的恋人(宁新路 )

           红彤彤的夕阳里,一个长发彩裙的佤族少女,从小河对面的寨子飘然而来。原来,是有个英俊小伙在河边芭蕉树林等她。姑娘调皮地扑向小伙,搂住他的脖子。他们相拥着,深情切意、蜜语甜言。   他们是寨连寨

名家丨远山(宁新路 )

       远山,不是山,是陕南旬阳县构元乡阳山村的电表抄表员。远山的名字不叫远山,姓王,远山是他的笔名,但大家都叫他远山。他是这终南山村里唯一有笔名的人。   他有笔名,却从没在报刊上发表任何作品,他的笔名是因为他在自己的“乡村家园”发

旅途微语(散文诗)

    旅途在延伸。     它穿过坎坷,穿过风雨;它经过小桥流水、绿水青山,又迎向大漠孤烟……     旅途,我们驻足,回首,抖落岁月的数片叹息;我们眺望,前方,美丽的地平线在闪烁。生活说:孩子,继续前行,春

名家丨在肮脏的地方干净地活着(贾平凹 )

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家读《西游记》,正想着唐僧和他的三个徒弟其实是一个人的四个侧面,门就被咚咚敲响。 咚,咚,门还在敲,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是哐的一下,用脚踢了。 我有些愤怒,一把将门拉开,门口站着的却是刘书祯。 他说:哎呀,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哩! 我说:是你呀,几时进城的? 他说:我已经在城市生

朱国良 | 感悟春天

  江南的春天,总是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悄悄来临的,“杏花春雨江南”,这是上了名诗之页的。数落我经历的几十个春天,总是乍暖还寒,反反复复需要冲破凛冽的西风和反攻的寒潮才降临人间。因此春光很金贵,春色也往往只能雨中窥视,总在不经意中,只一眨眼,便进入了初夏的境地了,常常令人生出春光难觅的感慨。   珍爱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