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松断想

  一   万仞绝壁之下,我肃然伫立,仰望那棵巨如鲲鹏、冠盖蔽日的孤松,久久地沉迷于它偃卧盘曲却又横空出世的雄姿,敬畏之情顿然升起!   二   茕茕孑立,密匝匝、绿苍苍的针叶,呈扇状,有如鲲鹏展开苍翠的羽翼,随时准备凌空飞翔。郁郁葱葱,潇潇洒洒,铁骨铮铮,笑傲苍穹,苍

呼和浩特印象

  被称为我们国家“三大火炉”之一的南京,到了七月中旬,正当高温季节。近年来,街道巷子里一些“具备条件的人”,往往是装点行装到北方探亲、旅游、度假避暑。我曾想等我到了那个时候,向北出发,盛夏时去欣赏北国风光,这是我的一个梦想。   若是去,去哪里呢?打开手机看一看吧,点进旅游、机票、屏幕上

风与静

  没有风的时候很美,山,空寂无声,水,凝玉无波,天会显得格外悠远蔚蓝,人更是心在轻云里,身在静怡中。大千万物都仿佛超然石化,不再招摇,与天地山河融合成一体。   没有风的日子里,白昼常是阳光和煦,霞彩灿然。而夜晚则每每月华如水,或星晖款款。   没有风的春天,融融阳光照耀田野,

同学陈文义

  2016年5月的一天,突然,老同学陈文义来电话说,他在报刊上看到了我发表的文章,并通过《北方新报》杨勇编辑老师联系到了我。中学时,陈文义寡言少语,诚实朴素,憨厚老实,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因为我们都喜欢写写画画,所以,我们是最好的同学。一日,陈文义来我家造访,阔别48年的老同学,我们几乎都不认识了

我的后窗外

  我早已就想写写我的后窗外,可是今天看到鲁迅的(秋夜的后花园)忽然感到自己无从下笔了……   他的后花园的墙外长着两棵树,一枝是枣树,另一枝还是枣树……   我的后窗外长着四棵茂密的树,一棵是李子树,一棵樱桃,还有一棵老榆树。人们都说房子的后面有棵老榆树,是吉祥的象征,说明这个

春节,回家吗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日子,小区里三三两两的奶奶外婆偶尔也有爷爷外公,推着孙子孙女到小区里的儿童娱乐设施边,陪着孩子玩或者让孩子自己玩。去的次数多了,大人们慢慢熟识起来,就会操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夹杂着各种方言攀谈起来。一开始都会问,宝宝多大了啊?通常的回答都是二十个月或者两岁啦,再大一点的孩子都

难忘外婆家

  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在我爸妈没结婚之前,就去世了!我出生后,除了爸妈,最亲的人就是外婆了!   一条古黄河,把我家和外婆家划开,我家在河东岸的沙洲上,外婆家在河西岸十多里路的大宅上!老话说,隔河千里远,可我小时候从不感觉外婆家的路远,尽管当时河上还没有桥,过河靠一条打鱼兼摆渡的小木船

别样景观

  住在小区,倘若没有留下不舍感觉,则麻烦了,除去个人心情和家庭纠葛之原因外,恐怕问题就在于环境了。小区环境是自然与人文美好结合的标志,所以,如今的房地产大老板及物业管理部门,对此尤为重视,经营头脑相当睿智。我们的西建·康城小区便是一例,甚有几个意趣俱佳的景观,不妨采撷供赏。   门扣之趣

春日闲情

  仲春时节,天飘微雨。已是傍晚,丝丝缕缕悠悠而下,低垂珠帘,闪亮而轻柔。“出去走走吧,这样美的雨!”“行!”于是,我和爱人领着十岁的孩子,三人打伞步出家门。   出门往左二百米不到,右折穿过铁路下的桥洞,来到了大家沟。   说是沟,名与实相符:一南一北两山夹一水。北山高,南山矮

共和国,我想对您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要迎来70华诞。国泰民安、国富民强、欣欣向荣、举国同庆。歌唱家用她美妙的歌喉为共和国歌唱,画家用他五颜六色的颜料描绘共和国的壮丽山河,摄影师用他的镜头聚焦时代的沧桑巨变,各行各业的伟人巨子都献上了对共和国最崇高的敬意!抒发着伟大情怀!平凡的我,也有为伟大的共和国奉献一颗赤诚的心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