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秋韵

  秋天的风,   裹着花的落寞,裹着叶子的薄影,   也裹着芦苇的清歌。   那被深秋抽空了的芦杆,   节节高蹈,干骨摇曳,不绝的迂回吟唱。   而我踏足湿地,   只为聆听芦苇在秋风中的吟唱,   有种原始般天籁的情境。   脚边一袭秋水,潺潺的照彻着它的生命,   使那天籁更悠远而绵长。   白头的芦苇啊,   仿若季节里的孤独的歌者,有着简练的沉稳。   那质感的声音,回响在塘埂的额上,

赏落日的辉煌

  匆匆,背起行装,马上起航   我迎着朝阳,金色的光辉吻在我的脸庞   窗子被微风叩开,花香   浓的、艳的一拥而上   点缀我要出发的背囊      生命就像一次旅行   每一所驿站都是心灵的港湾   我要在此小憩,准备下一次遥远的他方   沿途的花开了,紫罗兰正绽放她的芬芳   在这动人的一刻   与行人一起同赏落日的辉煌   

花开,花落

  花开花落,   或似昙花的一现,或似玫瑰的永恒。      站在弯道,拿着那一朵欲放的鲜花,   风在吹,雨在落,   花叶上洒满了雨珠,   花蕾上滴着水,   不知,   是雨水,或是泪水。      望着,   那匆匆而过的人群,却不见那个想见的身影,   花,   呼呼欲坠,   我,   慢慢淡然。   或许,这场雨,   为你而下。      或许,这雨滴,   为花而生。   花

霜天晓角

  潇潇雨落,   尽是昨夜风。   流灯溢彩如旧,   念当日,   尽成灰。   萤火恍如梦,   泪染绫罗袖。   冬风何解憔悴?   明月夜,霜华地。

羞山之恋

  这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你让道貌岸然的卫道者情何以堪   你豪放坦荡的可餐秀色,让多少人在春花夏梦里与你交谈   千百年来你可曾西窗剪烛?让文人植诗游人流连心中掀起波澜      风中你让秀发劲舞妩媚更显,雨下你让相思泪滴全身湿透衣衫   夜里你撑起一条月芽船沉默不语,白天你托起那轮旋转的唱片独自呢喃   历史的时空掉下你炙热脸燥的名字,人们捡起来放进审美的篮子不再无聊的纠缠      遥望

  鸟鸣草奔争春妍,   青花嫩牙比奇艳。(诗歌大全 sanwen.aiisen.com)   春风又拂绿绒前,   绝葩葱郁迎新颜。

老虎岩

  老虎岩离县城不远   从山川潭转入有点神秘   水泥路面窄又弯   金黄的田野沉甸甸   老屋与废墟、秋风在笑   墙角的蝈蝈比寺庙的僧侣更懂经文   小妇人带的心愿比香烛多   我拾起被梵烟薰晕的梧桐叶   合着愧疚的双手祈祷   佛的手指向西方   老虎岩没有老虎   它披着佛祖的袈裟

墓园

  墓园是死者聚居的家园   敞开深厚的泥土   敞开宽阔而平静的怀抱   像大海笑纳百川一样   笑纳从尘世投奔而来的   美的、丑的、善的、恶的死者      墓园像黄昏的大海   在碑林的礁石间   起伏的墓堆,像死者的   沉睡中筑梦的头颅   在海面上堆起一个个神秘的   浪涛,波澜着他们的幽梦   浸透眼泪的祭辞   刻在石头上,刻在生者的心头   祭日的那天,生者到死者的家园做客  

黄昏

  晚风拂着静静的大地   像母亲的温柔的鼻息      叶儿在远山的天幕下轻摇   像奶足的婴孩   伸出小手丫,摩挲着母亲的脸庞      云花儿在天上轻轻地翻卷   一轮勾月在云海间缓缓游移   象一位母亲,一边冲着孩子微笑   一边梳理着被孩子抓乱的头发

登雾灵山

  天色阴沉游雾灵,   山高路险一程程。      小径横斜出幽谷,   千林万木一层层。      清凉界碑隔寒暑,   一山四季各不同。      歪桃峰上凉露重,   仙人塔下树葱茏。      云流山腰勤布雨,   七星井旁笑微风。      游人尽在云中走,   车辆皆从雾间行。      龙潭飞瀑三千尺,   九天垂落太匆匆。      洄漩婉转流不尽,   一路高歌一路情。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