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春风度度玉门关

    2006年10月29日凌晨五点十分从东劲公司出发,前往甘肃玉门去解决产品售后问题,一行五人(两个司机接替开车),为了避免走冤枉路,快速到达目的地,我们商定下来走高速。但愿一路顺风,大家祈祷,因为来回可谓万里长征。

    天还没亮,已出景州,便遇大雾迷漫,途经我们河北的省会石家庄,天已渐渐放晴,行经晋域,脚下踏着阎锡山的老巢,想起昔日的日本侵略者,举着太阳小白旗,没有打过山西,以失败告终,这是侵略者的必然结果,多行不易必自毖。想起民间的传说,传说有懂风水的仙风道骨,说太阳过山必落,到了后来果不其然,得到了证实,传说最归传说;娘子关,观其地势险要奇生,才知道为什么此关为兵家自古布兵守关重地,我正看高速上三门峡路标时,同事大喊车着了,一辆白色的小车正在被熊熊烟火无情的吞噬着,给我们警示一路平安是一切的基础;下午到了陕西境界,长安,三大名朝古都,秦始皇的兵马俑在列队待检,焚书坑儒的焦烧味似乎横穿时空飘来,本想从自己开始,皇位万代永传,赢政活着的时候是万万不会想道,竟到了秦二世便如昙花一现,秦朝便转眼间消亡了,他的儿子没有得到善终,与他的雄心和抱负及丰功伟绩相比,若在地下得知此事,定会活活气死,真是事违人愿,春秋无情啊;长江前浪推后浪,汉高祖刘邦与西楚霸王争先抢占长安的铁骑声渐进了,韩信点兵的鼓声渐进了,项羽别姬的悲慨之声渐进了;君王从此不早朝,歌舞升平,回梁的乐声,贞观的长歌在耳畔盘旋,到了大唐的国土上了,盛唐的疆域及历史文化的繁荣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极颠,疆域从北至南,有东到西,现在有的仍有大唐的印痕,春节过年时,家家户户要贴门神,有秦书宝、尉迟恭,现在流行的唐装,陶瓷艺术品唐三彩,可见大唐的印痕在世人心中留下的印痕有多深厚,时空的穿透力有多深隧。天睁了一天的眼,渐渐困倦了,开始下起了柔意绵绵的细雨,在为历史的灵魂们痛泣,更让人多增添了几份本来就有的遗憾,由强到弱,有繁荣昌盛到萧条,再转向腐败又至盛世,虽然人人都明白是历史的必然规律,不可避免,但好景不长毕竟会引起人们无尽的惋惜,无限浓浓感伤的诗意会油然而生,面对历史长河画卷,一个朝代只是其中的一个页码而矣。

    天渐渐黑下来,合拢了眼帘,我们行进至天水,盘山道多弯多,很难快速行进,到了半夜,一辆小车上坡时超车,由于都想抢先一步通过,与一辆斯太尔大货车迎面撞个正着,小车上四人当场死亡。从夜里子时开始,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现场才处理完,清理完,可算能正常通车了。刚过了秦水,又见一人躺在公路上,交通安全真是让人最揪心,最上心,最应引起绝对重视的事情,没有了安全一切都将化为零,安全第一,对出门在外的人们说是无比重要。天要渐亮了,这时我们已经出兰州,向武威挺进,天公独爱我们,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这是万里长征赞美的音符,清早太阳冉冉从东方升起,真可谓朝阳眷雪蝶,天花恋妙辰。天上雪飘地上冰结,大车轮胎上套上防滑链,慢行-安全,堵车,又是两个多小时,又从早晨八点到十点半多。身溶此处,浑然素裹,俊山岭俏,一泻千里。黄羊镇西山矗云,东方目极。千千万万名银装素裹的仙女们,来自丝绸之路的另一个尽头,迎出天宫,在为我们的大西北之旅画苑,无声胜有声地落下了重重的超洁脱俗的一款。

    中国有句谚语,“不到长城非好汉”,这次出行总算完成了一个夙愿,今天终于做了一回好汉,我们来到嘉峪关脚下,世界第七大奇迹的最西界,特意停下车来,从外景上一展世界奇迹的风韵,因为我们不是专游,远远望去,巨蛇穿云吐雾,尽舞云宵,眼前好象看见了股股紫气始终在升腾着,升腾着昔日帝王的霸气,一种震撼玉宇的秦人霸气。在太空远观地球,能观其轮廓的实在太少,长城就在其列。

一路行来,有漫漫天雾、绵绵细雨、出头晴日、冻路滑冰、白雪公主飞舞散花、沙尘飓龙鬼出神没,天气变换之多之快实属罕见,是我游史以来首次经历。至于春风,“春风不度玉门关”,大西北,太遥远了,春风也累极难至,可见离中原之远,四野辽远旷达,景色迷人入景是这次玉门之行的总体印象。唯有遗憾的是没有见到朋友的西宫,开句玩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但愿这次西进成为我人生历程中真正作为好汉的起点,我就谢天谢地了,对了,谢的还有去过的老君庙的老君,因为地方神是必须要拜的,正事所谓的要紧,略。


                                                        2006年11月10日于百合苑生命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