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碎帐

  本村的张老倌在邻镇帮工时左手骨折,为医药费一事,我带领刘村长、陈会计、李专干与对方协调了一天。回来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帮人随我进了屋。老婆子立即起身去忙晚饭,他们三个看电视。我实在是太累了,躺在竹靠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叮铃铃——”讨厌的电话,我别过脸去,懒得去理。      “叮铃铃——”我一对儿女都在广东打工,恐怕是他们打来的。我只得仄转身,伸出一只手,李专干赶快把话筒递了

难以裁决

  一份诉状和开庭审理的细节,综合各方面的书证材料,庭审笔录,我端详思谋了很久,稍微理出一些头绪来。大体上案件的背景和情节就是这样的。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商办企业的风潮席卷各地,就在本市一个二十余万人口的县域。由于原材料在当地所具有的丰厚条件,加上全国各地建设势头的蓬勃迅猛,建材产品尤其是水泥的紧缺状况,彰显了供不应求。那时,诉状所称名的原告所在乡村两级领导,就按耐不住了,心中盘算起来

小小说——白玉兰

  Q市的护城河南有段花园小径,一张青春的脸庞从左旁的红喇叭花中出来,白皙的面颊衬得黑绒绒的双目更加晶莹。    双眼在注目:“你累瘦了。”    右前面一簇树丛开着雪白的小花,如同白玉兰,晶莹洁白,映称着姑娘的脸,漫步身边的是个英俊的小伙子,个头有一米八,肩上的行囊侧挎着:“这奥运的工程要求高,就要竣工了。”    西射的光线从绿树中透出,照得姑娘的手机挂件金闪闪的。“你在仰望、月亮之上……”彩

夏日之空

  “快!快!各就各位,准备上台!”      “Boss,珍妮小姐还没来呢!”      “哦天呐~她才是主角,你们先上台,我在这里等我们的大牌。”      珍妮坐在劳斯莱斯里喝着红酒。如果不是她的Boss,她现在可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结婚生子过着平凡人的日子。回想这一切,她不免感到有些惆怅,那还是三年前的事……      那个时候的珍妮叫夏子心。她还是个大学生,她的爸爸是夏氏集团的总

小小说

  篇一:   那天,面包和爱情摆在她面前。她选择了前者。她对被她重伤的男孩儿说,不是她不相信爱情,只是因为她没有面对生活的勇气。后来,男孩儿换回了平时穿的名牌西装,开着豪车真诚的回来找她:“我也有面包,你愿意回来吗?”……   篇二:   风雨交加的夜,他酒后独自开车回家。一个十字路口,老人倒在了他的车轮下。他惊慌失措的逃离了现场。不多时,突然有一个狰狞的面孔出现在车窗上,吓得他手脚一抖,车子

征途

     一      旧歌      一首歌喜欢不是它多好,只是曾经一起听过……      他静静地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那迅速退隐在身后的树发呆…­      ­真的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了,尤其是这个本该是乘车高峰的暑期,大概这种一节车箱只有五六个人的待遇算得上恩赐了吧。­      没了空调的列车只剩了小得可以忽略的风扇吃来阵阵热风,要是冬天多好,他心想。他看了看那小可怜的东西摇来摇去,叹了一口

血字七(一)

  夜幕渐渐拉开,城市瞬间转变为灯火通明的世界,放纵的人们在享受着灯红酒绿。      城市郊林角落,男人带着口罩,头上扣着黑色鸭舌帽,一双白色手套,在泥土上刨出坑,鬼鬼祟祟地往里面埋一些东西。      他四处张望着,注意着高速路上不断经过的车辆。      上空被黑暗笼罩。      “林队,刚接到报案,第四起失踪案。”程泽把刚打印出来的报告放在专案组队长林宇桌上,一脸脑仁疼的表情在对面的椅子

血字七(二)

  “CarBu酒吧,专项调查。”听完孟然的话,林宇就接着吩咐下去了。      “孟然啊,你来的可真是时候,简直我们的救星啊。”林宇一脸揶揄的表情看着郁子铭,一只手撑在墙壁上。      郁子铭白了他一眼,翻开刚才孟然递过来的资料,淡淡的开口:“林宇,来了个女生你不至于墙头草这样吧。说好的哥们儿呢。”说完就把那沓资料拍在林宇的胸脯上。      “对了,林队,帮传高档小区当晚执守的保安,我有些话

血字七(三)

  手上准备好手枪,小男孩家的门打开,一股腐臭的尸体味迅速扑鼻而来。郁子铭职业性地掏出包中的口罩带上。      孟然俯下身查看情况,眼神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门外散落着小男孩的书包和随身携带物品,看样子应该是吓到了吧。他一直在门外哭不停,隔壁的邻居都出来打探情况,发现尸体之后避嫌地回到自己家,紧闭房门。      孟然无比心疼那个男孩子。衣柜传来了“咚咚”的响声。      她小心翼

血字七(四)

  “这难道是死者快死之前留下关于凶手的暗号?”林宇猜测道。      “不。死到临头不可能还有多余的时间来弄这些复杂的暗号,而且死者是刀伤,中刀之后直接倒地,有些许挣扎。然而暗号是在离两具尸体三米外的,所以,这一定是幕后操纵者留下的。”      “留下暗号干嘛?让我们去找他?”      “凶手在挑衅。”一旁许久没发言的孟然开口,郁子铭有些诧异地看向她,她并没有看过这张照片,却和自己心里想的一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