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学校》第五章

第五章:Strict Teacher 一日无严师,学校就一日难以安宁,莘莘学子也难以学有所成,惟一的途径就是颁金招师,以请高师来训这些调皮捣蛋的学生,维护学校安定,繁荣发展,共创和谐的学习环境,制定良好的学习气氛!为此,全体师长“调兵遣将”,刻苦寻求精英,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求得二十几位教师,以高价聘请他们,校长和前任教师们奸笑不止[学校终于有救了] 怪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发生大事了吗?而且没人

《江湖学校》第28~35章

第二十八章:取得玉风剑 地在摇晃,水在滴落,回到这校园的舞台,貂禅和冰燕正在“浴血”拼搏,台上的观众默不作语,眼睛投到那激烈的“戏剧”中去。 她,存足力量,便超速猛攻,立即作好动作,架出脱俗的手脚,激起一阵强风,灵活地将它构造出一个漩涡,再跃身而进,与似虚幻之风结为一体,移出一把利剑,再给予“制裁”。那股强大的旋风卷乱整个场面,气势逼人,去似洪浪,一剑穿刺。在大众的想像中绝对是必中无疑。即使是如此

江湖学校 第36~42章

第三十六章:新的挑战 外校之旅总算是圆满结束,四煞姐各得一把属于自己的剑。然而,接下来的故事还会是曲折的! 吃吃饭,睡睡觉,耍耍脾气,做做运动,有了在家的感觉,仿佛像一只小鸟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要说轻松么?当然是松了几口气。要说高兴么?当然是为大开眼界而高兴。整个心就好像放进活火山一样激荡。呵呵,说到底,不就是与小静距离缩短而变得这么兴奋么! 小静拿起红墨笔在日历的某一天画了一个圈,然后笑起来

妖行记(一)天煞贪狼

一、往事 月正中天,冷冽如同寒冰的月光洒满了山林。孤崖之上,对月而歌“哦……呜……”狼啸之声传遍山林,不同于虎啸的王者霸气,熊吼的凶悍彪猛,被传为山林间最恐怖可怕族群的狼,它们的啸叫反倒是显得如此柔情与诗意,就好像那月是它最温柔的情人。 是夜,与以往不同,不知为何狼啸声竟是此起彼伏始终不停,惊骇的山林间的鹿羊鸟兔无法入睡,四散奔逃。随着一声声有节律的嚎叫,月光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向崖顶凝聚,照耀在一个

看透,就放下吧

江湖上很早就有了他的传说,他是一个浪子,就像无数绝世高手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清楚他的身世,年龄,家族。总是在一连串的惩凶除恶的事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然后如水中浮萍一样飘散在江湖中。 江湖原本就是个小圈子,后来人人都知道他只是一个浪子。武功高强,无牵无挂。 她是一个村姑,在万千村姑中毫不起眼,每天也做着村姑一样的活计。父母早逝,挂靠在在舅舅家生活,每天负责做饭洗衣。 或许人本生就是上天创造

青史留名的狱卒

能在青史留名的狱卒,少,能在青史留下好名声的狱卒,更少。在人们印象中,狱卒几乎没有好东西,不管是正史记载,还是野史逸闻,狱卒都是尖酸滑头的家伙,欺上瞒下,投机钻营,敲诈勒索,心肠歹毒,让人害怕。 朋友和我一样,是“岳迷”。上世纪八十年代,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风靡全国,无数人着了迷,为听评书,我和朋友都有逃课的劣迹。这次路过汤阴,岳飞庙不能不看。我们看得很仔细,各个角落都看了,各种文字介绍都看了

爱在沙漠里繁华(2)

火车隆隆地启动,一颗在世俗流浪的心即将回到那多年未曾厌倦的巢穴。我隔着窗户看那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房,灯光闪烁,在这片繁华的星光下,我像是一颗划过的流星。这里并不属于我。 就像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一样。冥冥之中我们来了又走了。有的只不过是一段更迭的记忆。 一路沿途刻着我不舍的目光。到了商丘之后,那嘈杂的拉车人的声音冲刺于耳,多年如是,而今变化的是这种声音越来越多。 一群黑鸟在天空洒下一片灰色,我费了很

爱在沙漠里繁华(3)

有时在我假期回来,她会跑到我家问学校里的一些事情,甚至向我借书看。在我上了高中之后我听妈说她出去打工了,我和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想来已有好几年了。 现在知道她为我爸所做的一切,我很是诧异又十分感激她。瑾陌,一个我多年不见的女孩现在也已成了一个大女孩了吧?! 当护士换好药之后,我帮爸垫好枕头,这时一个女孩走进来,说:“伯母,我把饭买来了,你们趁热吃吧!” 我回头看她,齐整的刘海,修长的睫毛,看上去更

爱在沙漠里繁华(4)

document。write(g_oBlogData。data。cgiContent);if(isTemplateBlog){TemplateBlogParser。start();}瑾陌站在爸的床前,脸上泛起红晕,她似乎听到了妈说的话。我对妈说:“儿子记住了,您老就放心陪我爸吧!明天我再过来陪爸!” 妈高兴地脸上舒展开来,轻轻拍了我的头说:“傻儿子,快回去吧,小陌你看着他点,别让他跑了!” 瑾陌更

爱在沙漠里繁华(5)

朱色的门宇像是把往日的柴门判了死刑,古老的中式青瓦变成西式的翘嘴琉璃,人们的话题不再是田间耕事,月工资多少,哪地方能挣钱…这些些成了他们的嘴边浮云。 我行李放好,简单洗了个澡,杨哲听说我回来了便过来瞧我,他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孩子,18岁出去打工,在外领了个老婆,19岁就做了父亲。而今孩子管我叫叔叔。 现如今农民俨然成了工厂的后储备资源,是新时代的机器。更多的农民孩子不到年龄就外出打工,他们的思想观念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