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适》


    少年南柯满心闸,光阴惊扰释一梦,
    谁知传说也看罢,剑气偏安已无芒。
    叱咤皆是他人去,留守闲云寻常事,
    雕刻生花雨落后,拂袖吟唱风声久。
                           ——李拾磊庚子乙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