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谈谈单恋这件事

  2002年的时候,我上了一所封闭式的初中。每个女生都必须剪头发,每个人都必须住校。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发型,很像一排整齐的西瓜。在这么多差不多的西瓜里,有个女孩还是漂亮得很显眼,她叫沈依依。   其实被嫉妒,被传小话的女生都是美但是不是太美的。真正美丽的女孩不仅能吸引到异性,就连同性也会忍不住对她好。军训的时候,沈依依站在我后面,传饭盒的时候我转过头第一眼看到她。那时候我身高137她

那些暗恋的时光,回想起来一定是美好闪闪发光的回忆

  我和他初中就认识了。   初一的时候我还屁颠屁颠地跟着别人去看那些级花级草班花班草,他就是其中一个啦。   说到这里,真的不得不说我们初中实在是有太多长得好看读书又棒的人了,实在让人羡慕。   那段时间我觉得他还挺好看的。我记得他烫了头发,皮肤挺黑的,很高很瘦。   到了初二,我们又觉得三班的班草比较好看,于是换了花痴的对象。(哈哈小女生嘛。)   校运会那会,我居然收到了一个男生的熊宝宝,口

霸道少年你如风

  01   那一年,当韩飞参加学校运动会百米赛跑时,我坐在主席台上气鼓鼓地扯着嗓子喊:看呐!我们班的韩飞第一个冲过了终点!他为五年六班又一次获得了第一名!   就在当天傍晚,韩飞把我挡在校门口,摊出手问我要钱,说自己饿了要吃烧饼。我揪紧书包盯着他大声说:我没钱!一分都没有!   然后我拔腿就跑,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没跑几步就被他追上再次围堵,二话不说我们又扭打在一起,后来我顶着一脸的伤痕回家,哭

来不及说我爱你

  “听说昨天张静宇回湖南去了!”   “可不是嘛,人家父母在那边,不回去在这边干嘛。”   “不不不,听林子阳说,人家是去北京那边了,去旅游去了。”   “切,上着学呢,旅游?”,“人家父母那么有钱,跟校长关系可好着呢!想出去玩,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星期二下午,上课铃已经响了好久,物理老师还没来上课,教室里闹哄哄的,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张静宇是高三(2)班的班长,突然没

谁,把青春耗在暗恋里?

  总有一个人,在一段时光里,当过另一个人的神。你的心,明明是想靠近,却还是不肯迈出去那一步。后来,你却一直没有告诉过他,在你最好的时光里,你曾经很喜欢他。   总有一个人,在一段时光里,当过另一个人的神。   总有一个人,不论你喜欢了多久,花了多少气力,最终都得不到结果。   总有一个人,你忘不掉,不是因为他,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你自己。   总有一个人,你希望他能多看你一眼。你为了他,错过了无数沿

少年事

  12岁的时候,我有过少年的友情,是和学校里的一个同龄女孩。她的家和我的家隔了城市中央的一条河流。夏天下着暴雨的午后,我记得她撑伞等在楼梯的下端,来接我去她家里吃冰激凌。潮湿的阴影里,她的面容像皎洁的一朵山茶。我们在大雨中光着脚踩水。在她宽敞的家里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看诗集。然后疲倦之后拥抱着睡在一起。她的浓密的长发散发出清香,在睡意朦胧的时候兜了我一头一脸。我用手去拨。窗外是滂沱的雨声。   那时

只是这样爱着你

  初三,她坐在我的前排。透过垂下的发丝,看得见课本上的滑轮和杠杆。   下了晚自习,并肩走在校园里。不知什么时候,两只手拉在一起。   她的小手冰凉,像小雨一样。   电影院,在黑暗中亲吻。校服下的身体起伏,烫着了我的手。   她是全年级成绩最好的学生,她妈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一天,书包里的情书被她妈妈翻到。教导主任怒不可遏,把我喊去大骂一顿。又托了关系,要把她转到市里的中学。她回到家,把

远方

  黑死的飞鸟依偎在一起,朝远方飞去。那么简单。那么快乐。   ——题记   1   阳光很是温暖。   柳花翻飞。扬花,煞是好看。河边各种各样的树叶都随风温柔地摆动起来。远远凝望,宛如梦幻。春风的凉气并未随着五月的到来在大地上退去,它袭过一排又一排的杨柳,一条又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街道,像是在追寻,又像是在等待。偶尔路过工地,便是尘土漫天飞扬。那天正是下午最温暖的时候。   路的尽头出现一个身影。

苦涩的初恋

  人活世上,总有些无可挽回的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抽丝剥茧般侵蚀着我们的心。这原本也是人生至宝呀,是曾经拥有的至真,至纯的情感在年复一年的痛楚中牵扯,撕裂着那多愁善感的心。使我们情愿揭开伤疤千万次回味,长夜失眠,丝毫不悔。又如沉蓄于心底的一汪水,清澈、晶莹,没有污染。只有我们才能知道它是多么重要,一直在怎样地滋润着我们的心。   忆当初,我们在同一所学校走读,总是不约而同的相遇在村口。薄露清风,

遇见一个女生

  遇见一个女生,上课的时候总会忍不住焦躁地拍桌子,扔书,咒骂,每次我们都以看热闹的心情来观赏课堂上这段小插曲。碰上心情不好,会暗暗不屑这不淡定的态度,都几十岁的人了,即使有什么看不开,默默接受就好,毕竟这痛苦不是众人施予你的,怨天尤人的人最可厌。   今天下课后,跟人八卦这事。说原来是喜欢着某个男生。提到那男生的名字,我明显地惊诧了一下。那男生,是时尚而阳光的,跟灰暗的她不是一路人。但是,这女生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