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恒久幽静的花

  他们的爱倒像是亲情。   1932年3月的一天,她来到一个公园,选择了一个美丽幽静处,支起画板开始写生。她专心致志地画着,突然传来一阵足音,她下意识地轻轻一瞥,一位年轻男子走过来。男子儒雅中有着几分桀傲,不,那更多的是灵惠之气。   就在这时,有风刮过来,随着路边的花草偃仰起伏,画板向路边的水沟倒去,他一个箭步向前,伸手把画板稳稳扶住。她说:“谢谢你!”他粲然一笑。   刚才那一瞥,她仿佛遇到

爱如幽静长河

  1938年1月,尚未成名的萨缪尔·巴克利·贝克特在巴黎街头散步时,被一个年轻男子捅了一刀,差点丧命。贝克特在好友詹姆斯·乔伊斯帮助下住进了医院,他的好友、比他大六岁的女画家苏姗·德克沃—迪梅斯尼尔则担起了照顾他的任务,危境促生了情愫,出院后,贝克特和苏珊娜住到了一起,由此拉开了他们51年共同生活的大幕。   贝克特生于1906年 4月13日,他出生的地方,是爱尔兰都柏林郊区一座名叫库尔俊纳的都

戴着假发的妈妈

  34天过去了,我依旧不敢正视镜子中的自己,尤其是左乳上的疤痕。   34天过去了,这世界未曾为我停留过一秒,一切按既有轨道行驶,分秒不差,只有我被甩下来,换了一条属于病人的生活轨迹。   我的世界变得过分简单,只有家和医院,只有接受治疗以及承受。没有快乐,只有疼痛和煎熬。   化疗第一天,我呕吐过,接着食欲减退,闻到味道就想呕吐。第三天起人开始一直低烧,没有体力,没有精神;身上陆续出了小米粒大

不是遗嘱,是情书

  母亲说要去趟长春,三姨姥患癌症已至晚期,要立遗嘱,请她做见证人。三姨姥比母亲只大8岁,生于1936年。因母亲从小在太姥姥家长大,所以俩人情同姐妹。   姥姥家祖上是旗人,她奶奶是宫里的格格,听说当年的陪嫁是把左轮手枪,是令人稀罕的洋玩意。太姥姥姓关,也是满人里的大姓。太姥爷原在东北开洋铁厂,只因太姥姥三胎都生了女孩,才娶了小太姥想生个儿子。后来,两房媳妇儿住在一块矛盾多,再加上民国战乱工厂经营

等不到,忘不了

  这故事是真的。故事里的妹妹,就是我的朋友。   姐姐当年执意要嫁的时候,爸是掀了桌子的。   妈回忆起来,就说:“你姐,太像你爸了。”一样的薄嘴唇、窄窄眼角,固执,主意正,讷于言,却会在突然间暴发。   谁也不知道,姐姐是几时爱上那个西部来的少年。总之,就是有一天,她带他回家,说:“我要跟他走。”   爸什么也不肯听,揪着男孩的衣领,要赶他出门:“你这个流氓,你这个骗子。”他真心真意觉得这只是

永远的母亲

  上四年级的时候,他遭遇了父母离婚。虽然父亲有错,但他还是接受不了母亲弃家而去。   小小的他甩开母亲的手,他愿意留在父亲身边,让哥哥跟母亲走。母亲抱着他痛哭,他冷冷地把母亲推开,生气地大喊:走吧,再也不想见你。   父亲嗜酒又赌博,三天里有两天不在家。他硬是一个人和面做饼子吃,要么糊了要么就不熟,他非在人前说自己做的好吃,比他妈做的强多了。   父亲喝醉了,他守在旁边给他端水;父亲输了钱,他站

爸爸什么都知道

  从小我就一直觉得,我爸有一种很神奇的能力,他总是能和我的老师关系良好,从而掌握我每一次的上课胡闹,考试失败。每次我回到家妄图掩盖考砸的事实,他都已经笑眯眯得告诉我“老实交代”,简直是我少年时期心理阴影的直接黑手。甚至直到今天早上,我出门上班之前,他还乐滋滋得跟我说我初中的班主任在朋友圈传了自己包的饺子的照片。   小学时候有个叫公文数学的课外班,专教应用题,我爸乐滋滋得让我去参加。我倒不是不乐

鱼眼睛的故事

  有一对很幸福的情侣,女孩喜欢吃鱼,还记得第一次她与男孩吃饭的情景。那时,她刚大学毕业,很矜持,话很少,只低低的笑。 一条鱼,一条叫不出名字的鱼,是那天饭桌上的唯一的一个荤菜。鱼身未动,男友先捻起鱼眼放在他的面前:“喜欢吃鱼眼吗?”她不喜欢,而且她从来不吃鱼眼,但却不忍拒绝,羞涩的点了点头。男友告诉她,他很喜欢吃鱼眼的,小的时候每次吃鱼的时候,奶奶都把鱼眼捻给他吃,说鱼眼可以名目,小孩吃了心里亮

这世界总有些爱寂寂无名

  最近云南父亲刘国权火了。   听说久别的女儿女婿要开车回家,他和老伴高兴不已。不过突然想起进村山路坑坑洼洼,不平坦,担心路不好走会刮到女儿车底盘,天亮他就出门修路,仅靠一把锄头,填平了3公里山路上的所有坑洼。   他说,女儿嫁得远,回家不容易······   淳朴的父亲之爱,无需用太多语言来表达,也无需更多修饰,就足够令人感动。   还可以假设一下,当女儿女婿开着车,在平坦的山路上一路畅通无阻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10岁那年,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急着跟我说她自己,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老师找到家来问,是不是家里的大人帮了忙。我那时可能还不到10岁呢。”我听得扫兴,故意笑:“可能?什么叫‘可能还不到’?”她就解释。我装做根本不在意她的话,对着墙打乒乓球,把她气得够呛。不过我承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