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7这两年

不到20岁,对人生来说心中充满对未来人生的美好憧憬.前面,风霜雪雨,荆棘丛生,拼着一种顽强的毅力,用自己的青春作赌注,走过汹涌澎湃的大海,穿过寒冷刺骨的冰川,越过陡峭险要的悬崖,总要到了目的地.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似乎还记得自己昨天明明是那个幼稚纯朴.调皮捣蛋的小孩,现在还不是那么老到成熟,但更清楚自己长大了,该有所作为了. 边缘山区的深夜并非像城市那样热闹繁杂,可以说静得出奇,惟有嘀哒的钟声在提

春天----新一代民歌天后

1999年8月,获浙江省“金海岸杯”青春歌手选秀大赛金奖。1999年12月,获浙江省教育系统第二届艺术声乐大赛金奖。2000年6月,被授予中国浙江青少年文学艺术新人奖。2001年12月,获天津有线电视台“亿淼杯”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02年6月,获全国第十二届大学生艺术节民族唱法金奖。2004年6月,参加北京电视台主办的青年歌手大赛获专业组优秀奖。参加中国唱片总公司主办的青年歌手大赛获最佳演唱奖。

就那么发生了

正宝的老家是湖南石湾镇乐塘村人,98年高中毕业后入伍到湖南某个部队服役。 由于正宝在当时较有名气的县一中高中毕业,很有些文化底子,在部队干活勤勤恳恳,所以很快就考上了军校。军校毕业后在部队里象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样从排长逐步混到了连长,连长又干了八年后光荣退了伍。 退伍后被分配在一个国营单位上班。典型的上班簇,按说是鲤鱼跳龙门,找了一个铁饭碗的工作。妻子刘若桃,他们两个是在正宝要退伍之前一年在网上认识

王老汉进城

王老汉起了个大早,他要进城去卖自家那棵蜜枣树上下来的甜果儿,攒上几个闲钱,好为自个上初一的宝贝孙子买辆新自行车。 他估摸着这筐枣儿至少能卖上个三十多块钱,加上存的一百多,基本上已经够了,王老汉背着竹筐走在沟旁,远处黑影婆娑,仿佛看见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就停放在沟的尽头,于是他加快了脚步,似乎自己年轻了好几岁。 沟的尽头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公路,足有五米宽,乡里通往县城的破中巴就经常拖着横七竖八的人群,乱

渴望飞翔

生命的过客很多,两个不曾相识的人有着那简单的一面之缘。一个简单的微笑就能让彼此心舒畅很多。记得每次坐公车,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我总是会猜想他、她的故事。 看到帅哥和美女我会多看几眼,毕竟这些都养眼的稀奇动物。很多某个乘客会在哪一站下车,谁谁下车后会去做什么呢?我总是联想翩翩,偶然会几个人会和我搭讪,简单地聊上那么几句,也许这一生也就这么几句话,不会有下一次的见面。愉快简单的聊天,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的

堕落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母亲焦急的喊道,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丝.女儿气恼的瞪了眼正蹒跚跑来的母亲,过于年轻的容颜有着骇人的倔强。稚嫩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冷冷的睨了眼母亲因害怕而微微颤抖的枯手。 母亲顾不及平息高速运转的心跳,便牢牢抓住了女儿纤细的皓腕,就像溺水时,抓住的一颗救命稻草,死死的不肯放手。女儿倔强的脸上浮起一层阴霾,用力的扭动手腕想狠狠的甩开母亲的手。 却吃惊的发现母亲枯瘦粗糙的大掌此刻却

为你,我飘荡的灵魂

我以为你的停留是因为你对爱的醒悟,然而你却把我当作你生命里的浮萍寄予孤伤,抛于希望。 低压的江空暗云涌布,寂寞的小桥独自轻轻慢慢的走过,喝了那碗汤是否真能忘了前尘旧爱?心痛了安静了慢慢地忧思,一朵春花、一弯秋月、斩断前程只为陪你走过被人遗弃的悲伤;弃了一半青春只为你被人伤害的心。 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他不爱你。真是很悲哀得到了你却不珍惜你,我难过。春天来了,一季地鸟语花香,可是花不解语带给我的却是一世

危险的步履

老人费力地从中门挤上了C路巴士的台阶,红顶的运动帽差点儿没掉了下来。他脸色灰白,病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无奈,和掩饰不住的痛苦。身旁同样是动弹不得的后生们,却表情怡然,倒像是做了点热身运动,尔后如愿地及时登车,从而避免了上班或者上学迟到的烦恼。 “——中门上来的六位还没有投币!大家帮忙传一下!”驾驶员又不耐烦地喊了起来。 老人没有啃气。只见他伸手抓住了快要下掉的帽子,却顺势丢到了栏杆旁一位中年男子刚刚

冷情霸爱

这个冬天,他对她说分手。 他本以为她会像其它女孩子一样咆哮地质问他, 就算不质问,至少,也会流漏出深沉的哀痛及怨恨.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很平静很平静的看着他,然后转身,不曾留恋的离开。 瞪着她窈窕的倩影,他的胸口激荡着一股宣泄不去的郁闷之气。 紧接着一个箭步上前,蓦地大手一扬,随后轻轻一带,就将她扯入了宽阔的胸膛。( 文章阅读网:sanwen.aiisen.com ) “好,够洒脱。”他面无表情,

吹毛求疵

清晨,田浩穿好衣服,迅速跳下床来到厨房,抄起锅碗瓢勺练起了交响曲:洗碗、涮锅、摊鸡蛋、热牛奶……这已是他的习惯动作。田浩强迫自己高兴,有个好心情,因为今天要和一位关键人物谈事。 田浩的交响乐叫醒了妻子。妻子醉眼惺忪,穿着睡衣,踏拉着拖鞋来到洗漱间。见妻子起来,田浩即刻从厨房出来问道: “今早吃面包夹鸡蛋,喝牛奶,你看怎么样?” “你看着弄就是,这还用问”妻子懒洋洋地回答。 田浩有点儿高兴,因为这证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