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漂亮女孩!

原创作品。 一 说起我情窦初开的时候,您一定不相信!在我上5年级的时候,我就瞅上了邻班的小梅。每天上学放学我和狗子虎子定娃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小梅身后,直到她回家关上门,我们才悻悻的离开。 我和狗子虎子定娃住在一个院,经常爱晚饭后凑在一块,讨论的最多的就是班里的女孩子! 看那谁!今天牙齿上沾了片韭菜叶儿! 谁今儿又穿了新裙子!( 文章阅读网:sanwen.aiisen.com ) 这时,定娃凑过投来说

联合国大会

联合国大会【第三部】 珠穆朗玛峰全球国际联合无级别,最高最大最雷人吹牛皮不要钱“一万年不会死”大会,当第二天已经进入到失真性阶段时,会场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原因是‘小日本狼’国家首相的特使,财政大臣‘小蠢蠢夜狼’混蛋,喝完了自己偷带上珠穆朗玛峰山顶的一瓶白酒后,红着眼睛,就道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消息:“吃人的白眼狼,就是他们现在‘小日本狼’国家人类的祖先……” 地球人都知道,白眼狼心狠毒辣,极

网络情缘1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网络的故事,却又源于种种原因一再的搁浅。现实中的感情都没那么理想,网络更是让我们怀疑,会有真情吗?但每一个上网聊天的人却几乎千篇一律的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隔屏相望的人却总是触动着我们内心最软弱的神经,让我们寂寞孤独的心灵一次又一次感动着,知道有一天突然发现,前不能进,后不舍退的时候,苦难就开始了。————序 【意外的感动】 她和他相识在去年的夏天,晚饭后,爱人在看电视。

网络情缘2

【你就是我的开心果】 每一个人都会寂寞,但对一个有修养的男人来说。他就是一个能给你包容能理解你并欣赏你的一切优缺点的精品男人。 那天他对她说了真心话以后,他们之间也并没有尴尬,他依旧很关心她,并霸道的让她叫大叔。她心里不服气,是觉得他也就比自己大几岁而已。但内心里又有着想叫的冲动。他说:‘叫吧!‘不叫’她故意说。‘你叫了我就不会有想法了’。她心里很感动但又很坚持好像故意和他作对。 日子因为有了这种

网络情缘4

【离别】 冬天的压抑,内心对他的思念像潮水一样包围着她。她在寒冷的冬天不断地在雪地里徘徊。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淡忘对他的想念。也许只是一种依恋,也许只是一种习惯。但无论怎样都不该在继续下去的。可却无力摆脱。 好在是到年底了,他可能太忙了。所以不再看到他上网,也不再收到他的短信了。心里有了少许的安定。但在快过年的最后几天里,临走的头天晚上,他上线了。她平静的心是那样狂跳不止。但她依旧像往常一样不表现出

网络情缘5

【再一次相逢】 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在没有他出现的生活里,上网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她依旧有空就打开电脑,想他的时候就去他的空间看看。虽然空间里什么也没有,留言也只有她一个人的。可这一切似乎都成了习惯,每一次她都会在他空间里呆一会,什么也不做,静静地望着他的世界。这是个冷清的没有旁人的,只有她懂得的空间,几乎没有访客。她的到来重复着每天的更新,但她不在写下她的祝福,她想心与心的交流比什么都重要。

成全了谁的碧海蓝天

成全了谁的碧海蓝天文/七微 【我积聚四年的眼泪在你一闪而过的身影里决了堤】 从托运站出来时,三个人的额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6月底的天气,已经渐渐热烈起来。木子被我们两个女生支使到马路对面去买冰冻可乐。 室友冲我眨眨眼,小谢,你们快要修成正果了吧?我笑笑,没有肯定。转头望向一路小跑欢快地横穿过斑马线的木子的背影,亦找不到否定的理由。同木子认识有六年了吧,他待我的好,无人能及。 才上午十点多,太阳就开

蚂蚁小说:不是地震

作者:陈茂存 知青小王下乡,住到了傣族老惹弄家。那时候,农村很贫穷,竹篱小楼,上下住人。楼板是竹笆做的,上边的人走动,做什么,下边的人都听得到。 老惹弄家小岩取了新媳妇,新房就设在竹楼上,楼下就住着知青小王和老惹弄。知青小王和老惹弄的床紧挨着床,每天睡在床上,都先谈些闲白话后,才入睡。 这天夜里,小岩与新媳妇的动作太大了,把整间竹楼都弄得咯咯响,象要倒塌了似的。响声把小王和老惹弄都弄醒了。知青小王

蚂蚁小说:卖“狗”

作者:陈茂存 四号客没有钱买毒品,常做些丧尽天良的事。此时,四号客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两岁多的小孩,正在向他走来。四号客向小孩子走了过去,对小孩说:小孩子,你吃糖么? 他说着真的掏出了一颗糖来。小孩子见了糖,就欢天喜地走过来了。四号客又说:跟我来吧!我去买给你很多很多的糖。 小孩子听说买糖,就高兴地跟着四号客去了。 四号客把小孩骗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就对小孩下毒手了。四号客给孩子吃的糖

属于你的我的初恋二

开场独白:我只是没有勇气去验证,我怕我那是错的猜测。但、请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其实,你还爱着我,对吧?若不是,你不会去接受我那有意无意的关心。我只是心痛那些物色的故事,如今仅我独享。害怕,彼岸之端的你,会忘了你生命中曾有过我的存在。现在,我敲打着键盘表达对你的思念,远方的你想我了吗? 正文:月色皎洁,呼呼作响的寒风,正卖力的撕掠着夜幕下的每一个角落,而角落下的每一件装饰品,都衬托出这个寒冬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