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奇观(之三)居延海

额济纳境内有一片水域叫居延海。“居延”是匈奴语,意为“流动的沙漠”,因为它自古就是一个奇特的游移湖。位置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湖面时大时小,不断地变化着。故汉代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将其译为“弱水流沙”,在汉代时曾称其为居延泽,魏晋时称之为西海,唐代起称之为居延海。居延地区原为匈奴牧地,汉武帝时期,大将军霍去病大破匈奴后汉朝曾在此设居延城屯兵戍边,创造了居延地区灿烂的汉文明。汉后这里的文明断断续续、起起伏伏,战争的创伤浸透了弱水河畔。

说到居延海,许多人也许不太熟悉,但是念起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诗句时,许多人却能朗朗上口。而这段诗句就是唐代大诗人王维作为唐玄宗委派的中央政府官员慰问边关将士时所作的《使至塞上》中的两句。作为中央政府的慰问官员,王维到达当时的边地居延地区,他看到居延海周边浑雄的景色,有感而作《使至塞上》,其诗云:“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是其中的两句。诗中的“长河”指是黑水河即额济纳河。黑水河发源于祁连山,北流经甘肃入额济纳注入居延海。

王维(公元701~761),字摩诘。先世为太原祁(今山西省祁县)人,少有才名,少年时代十几岁的他已经成为有名的诗人,长成后于开元九年(公元721年)进士登第,开始他的官宦生涯,一直官至尚书右丞。他多才多艺,不但能诗善画,还精通音律,擅长书法,是位大诗人,还是一位大画家和大书法家,他的诗歌善于描写山水自然风光,画作也具生动高远的意境,故号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是他出使边关到居延时所作《使至塞上》中的两句。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春,河西节度副使崔希逸大破吐蕃,同年唐玄宗令王维官监察御史出使边塞慰问官兵,视察军情,并在那里兼任判官。他在那里看到居延一带浑雄的风景,于是写下流传千古的《使至塞上》。这首诗写的是王维本人的赴边经历。他的诗词可以具象到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又可以意象为天地洪荒。

诗的开头两句道出他要出轻车出使,慰问辽远的边塞。中间四句概括出发后深入边塞的辽阔征程:象随风而去“蓬草”一样离开了汉地,象振翅北飞的“归雁”一样进入了“胡天”。万里行程只用了十个字轻轻带过。在辽远的大漠之中,因为大漠的荒凉,只见烽烟直上,仿佛天地之间的柱子,黑河之水,滔滔而去,万里无云,大河之上只有一轮落日。这是沙漠中的典型景物。但是到了边塞,诗人并没有看到将官,侦察兵告诉他,首将正在燕然前线。王维这首诗的主题描写当时唐代西域领土的广大:过了居延,已经出了汉代的边塞,可是却还是大唐的领土,再向前走,到了萧关,才知都护的驻扎地还很远呢。这样看来,唐代的边塞比汉代向西扩张了几千里。

由于王维的这首诗太出名了,因此诗中涉及到的一个人物也跟着显名后世。这个人就是河西节度使崔希逸。他是唐代西部边关的统领,也就是边防部队的总司令,但是关于他的记载,在史书中只有寥寥几句。王维出使燕然,就是去慰问获得胜利的崔希逸的部队,要不是王维做了那样的一首诗,崔希逸以及他的故事肯定早已经随着荒废的古城一起深深埋葬在大漠之中了。也许,王维是唐代大诗人中唯一到过居延,并在居延呆过一段时间的人。而他关于居延的那首诗,不仅妇孺皆知,而且使居延这个地方流芳后世。

居延海是由发源于祁连山的黑河水自甘肃的张掖北流至此注入形成的天然湖泊,汉称居延泽,魏晋称西海,唐后通称居延海。居延海本为一湖,水域面积达700平方公里,湖面呈狭长弯曲状,形如新月。后世湖面因黑水河下游额济纳河的改道而时有移动,逐步淤塞分为东西两个湖泊,两湖相距35公里,水域约300平方公里。历史上的居延海水量充足,湖畔曾经是美丽的草原,有着肥沃的土地,丰美的水草,是我国最 早的农垦区之一,早在汉代这里就开始了农垦的历史,还是穿越巴丹吉林沙漠和大戈壁通往漠北的重要通道,也是兵家必争必守之地,《史记·匈奴列传》中记 载:“(汉)使强弩都尉路博德筑城居延泽上”。西汉的骠骑将军霍去病、“飞将 军”李广,进攻匈奴时曾在居延泽饮马,卫青、霍去病出征匈奴,争夺的目标之一就是居延地区。而今的居延地区,除了居延海湿地,周边已经是茫茫的戈壁与大漠。当然,旅游居延,主要还是观赏居延海,领略这里的日出和水鸟也是很惬意的。居延海是戈壁中的一汪湖水,生长着茂密的芦苇荡,也生长着多种鱼类,有鲤鱼、鲫鱼、草鱼、大头鱼,栖息着多种水鸟,有海鸥、天鹅、大雁、水鸭等。在这里可以欣赏壮丽的日出或日落,还可以观看嬉戏的水鸟

早上五时时分,东方天边初露鱼肚白,慢慢地,颜色一点一点变成红色,接着一束光华终于从海天相接处的湖岸挤出,一团火球越出芦苇遮盖的湖面,朝阳终于露出它红艳的面孔,象一个火红的圆球悬挂在湖面上,湖面顿时被万道霞光笼罩,芦苇缝中的湖水波光磷磷,反射着迷人的光芒。成百上千的海鸥在空中飞来掠去,各种水鸟在湖面游弋。被朝阳染成金黄色的苇丛也在轻舒腰枝,仿佛在欢迎远道而来观光的游客。置身在金黄色笼罩的芦苇丛中,但见芦花飞舞,耳边马嘶雁鸣,湖面碧水连天,凫浮绿波。空中翱翔的上千只红嘴海鸥,或凌空飞翔,或休憩苇丛、湖面,或与人嬉戏,抢食游人抛掷的食物。伴随太阳的缓缓升起,红嘴海鸥欢快的叫声划破长空,为沉睡一夜的居延海增添了活力。

面对这美丽神奇的一幕,观光的游人不约而同地欢呼雀跃起来:美哉,壮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