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北国师生情


        秋风微凉轻拂纱窗,日间蓝天白云下,除草机嗡嗡唱响修除着自在快速生长的草儿,那诱人的草香,争先恐后地往我鼻腔里钻,我犹如置身于一个充满负离子气息的大氧吧。草儿们也懂知恩图报,你施予她干净利索,她还你清新淡雅。
   正在我陶醉于一种心旷神怡妙不可言的意境之时,手机蓝灯闪烁,伴着叮咚呼唤,轻点一看,呵,原来是北大荒兵团战友帝都老程的最新告知:“小王,你与国凤、国华的师生情是超越一切的,为你们新建了。”大荒师生情“聊天室,你们可以畅聊了!”老程真是有心人,八月北国行,帮我联系到了几位过去的学生,现在又趁热打铁建起了聊天室,真要感谢老程的古道热肠:战友中有你真好!
   说起国凤,一个十二三岁梳两条齐肩小辫,红扑扑的小圆脸上,忽闪着一对晶亮大眼睛的小姑娘,鲜活活地呈显在我的眼前。那时候,红领巾被搁置,只有红小兵袖章,她还是负责文娱的勤务员,相当于红领巾的中队干部,她讲话干脆利索,有一股子爽劲儿。
   清晨四点,键盘仍在敲击。“叮咚”微信轻奏,犹如拨动丝弦。轻点机屏突显:“老师,节日快乐!”一阵悸动,一怀暖意,齐唰唰涌现……帝都老程,成人之美——为魔都北国连起师生情缘。
   让我与你们对话,让过往如蒙太奇回放:
   我青春年华,你们童真无邪,我们相聚在蜿蜒河畔。
   小学校周围栽下的小松树,一定好高好壮。
   试验地收获的葵花籽,一定好大好香。
   水利工地上有你们,小小人儿的土筐肩扛。
   在那一级战备的特殊年代,演习哨声一响,
   你们如离弦之箭射出,从不示弱,好胜争强。
   满地金的麦收季节,有你们的拣拾腰弯。
   在那让人精神亢奋的烧荒时节,广阔无垠的一马平川,
   有你们满脸汗水笑声飞扬。
   在准备打仗的时候,野外生存,不弃学习。
   树干上的小黑板,数学题、作文题,
   口令、哨岗交接,“团结”、“战斗”不忘。
   还记得小秋收捡橡子吗?那沉沉的橡子袋,你们与我争抢背扛。
   是在跨越那坑坑洼洼的蜿蜒甸,我们齐声唱起“红军不怕远征难……”
   寒风呼啸,零下二十五度,在冰天雪地的北国隆冬,
   我们与连队同步,打起背包急行军,十里来回大架子。
   还记得我们的拉练诗吗?“红军长征二万五,我们拉练不怕苦……”
   采集中草药的美好日子还能回忆起来吗?
   《红楼梦》里的林妹妹是肩扛花锄葬落花,哀叹春尽悲泪洒。
   而我们却是投身采集中草药,齐心协助医务室。
   节省铜板自熬药,防病治病为战士。
   夏日北大荒的橡树林鲜花盛开,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火红的野百合,纯白的芍药花,黄灿灿的金针花欢快怒放,蓝色的马莲花沉静典雅,还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各色野花在绿树灌木丛的掩映下,秀姿百态、尽吐芬芳。
   我们要采的是柴胡、防风、车前子、蒲公英……边赏花艳边采药,笑靥如花歌声绕。在生机葱茏灿光透射的橡树林,看着你们天真烂漫的喜悦,我的心与你们同在欢乐沉浸。
   间隙小憩,凉凉的夏风热拥橡树叶儿共舞,我掏出躺在军用挎包里已经亟不可待的重音口琴,随着琴音响起,“我爱北京天安门……”的脆亮童声与大家的心儿一齐放飞,放飞美丽童年的纯真无邪,放飞壮美青春的无怨无悔……
 
2015年9月10日
作于鸣海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