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华庆散文丨玉鸟声声啼吾名

  12月1日下午、我乘国航飞机抵达宁波应邀出席“大美无声中国大书法作品系列展”开幕式。抵达后我和出席活动的诸同事都下榻在东钱湖畔的万金雷迪森酒店。晚上宁波书法界的名流邹大鸣、徐斌、戴惠芬等与我们共进晚餐,席间大家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晚餐后我与李冰书记分别下榻在酒店面朝湖边的一中式小院里,我住问梅轩。第二天清晨六点多钟我被院子里声声清脆的鸟鸣叫醒,躺在被窝里听着院子里的鸟鸣,听着听着感觉好像是叫我的名字呢,心中喜悦,想想真是好吉祥啊,光顾着欣赏,听了好一会,我才想起应该把鸟鸣录音下来,说是迟,那时快,我顾不上穿衣服、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跑到房间门后录下了院子里树上鸟鸣的“张华庆”三字谐音,录好后回放边听边想、谢继东这次联系为我们安排住宿的东钱湖畔的酒店对我而言、会有这样的奇闻趣事发生,真是吉祥如意啊。

  当天、我们大家休闲与参观,等着3号参加在宁波美术馆的大书法展开幕盛事,休闲之余,按捺不住、我悄悄的把清晨发生的有趣事情告诉李冰、继承、洁英和全民、锡田、忠诚、傅波、殿魁、长英等诸同事,大家听后都露出惊讶和好奇的目光,随后我又把录下的鸟鸣“张华庆”之谐音放给李冰、高继承、熊洁英等诸友听,他们听后纷纷称“还真是的,真奇了”。

  老书法家谢连明当日闻讯连连称奇事也,第二天一早专程去问梅轩录下视频,微信短信发我云:“今晨6点我去门前录取的鸟鸣!”,“证实了,千真万确”。晚上散步时,碰到因忙展会工作晚来的梁秀,说起此奇事,梁秀竟呵呵呵的傻傻的笑了十几分钟。

  同行的著名书法家司马武当兄(当歌)赋诗并写下记叙文字发到朋友圈里:
        “东钱湖畔景物新,

        山青水秀鸟依人。

        黎明声声张华庆,

        细听原是鸟发音。”

  文中写到: “ 宁波大书法作品系列展精彩落幕,其作品之全,水平之高,组织之严密有序为人称道。而工作之余的生活也发生了件奇闻趣事,在我们居住的东钱湖畔,每天凌晨,就会有只叫不上名字的小鸟在张华庆主席的窗外声声直呼“张华庆"。第一天,大家还半信半疑,第二天凌晨五点多,谢连明主席,专门到张华庆主席窗前守候,还真有只小鸟在叫着张华庆的名字,有录音为证,你说奇也不奇! ”

  著名书法家也是当代著名诗人的陈联合兄(子恒)清晨专门到问梅轩拍照并录下视频。4号我与子恒、熊洁英等在戴惠芬,陈明华等陪同下分别前往中国佛教五大名山之弥勒道场—雪窦山、奉化妙高台等地访问,途中子恒兄说起此奇事,并把视频传我阅之,子恒兄喜舞文弄墨,表示此奇事应记叙,我连忙感谢,并云盼得诗一首,子恒兄笑言,你把手机拍照的合影照片传我了,晚上我便赋诗。我云“一言为定”。

  子恒兄连夜赋诗一首云:

   东钱湖畔晨光好,

  玉鸟殷勤啼令名。

  万物因缘皆自在,

  天人合一蕴空灵。

  诗后附言云: “ 庚子冬,时客宁波东钱湖畔万金雷迪森酒店,张主席华庆君下榻在问梅轩,有一只青鸟连续数日清晨在其住宿树巅频频啼鸣,其声音颇似’张华庆’三字的发音,步步高扬,清脆如笛,让人心生好奇,余亲自感受此景并用手机拍摄留鉴,遵华庆贤兄嘱欣然记之。”

  此次在宁波美术馆举行的“大美无言中国大书法作品系列展”获得圆满成功,久久不见久久见、久久见过还想见,此行见到了茂伟、兴祥、根满、汪平、谢玮等许多老朋友,也结识了傅丹大姐、杨劲、蔡毅等许多新朋友,伟大事业的成功靠的是大家的共同奋斗,我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和感恩之情。回到北京后,协会的同事们听闻此事纷纷称奇,设计师卞术春说,这可是不得了的事,太神奇啦,这种事一般人遇不上,我笑言:我不是一般的、是二般的。


   张华庆: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教授、导师,《中国大书法》丛书主编、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浙江传媒学院客座教授、青岛恒星科技学院教授、辽宁经济职业技术学院荣誉教授、国际兰亭笔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刻字硬笔委硬笔艺术部秘书长、《书法》2006年“十大年度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