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双足石”

“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道新疆之美”。

1999年8月,我调到新疆伊犁军分区工作。伊犁,天山北麓一方神奇的“风水宝地”。这里有满眼的绿,漫山的红,峻拔的峰,辽远的净。一望无际的草原,好似毛绒绒的绿毯,依山走势包裹着苍茫大地,辨识不清的各样鲜花,随季节的变化绽放出娇艳和妩媚,镶嵌在草地、山谷、岩石、溪流之间,每一处风景在季节的交替里生机盎然如梦幻一般;成群结队的牛马羊散放在辽阔的草原上,像是天神的眷顾,绵延不绝;郁郁葱葱的天山雪松,犹如无数将士扎根在天山南北,矗立于皑皑雪山之巅,守卫着祖国的神圣领土,显得格外美丽雄壮。

在伊犁边防工作十年,我踏遍了伊犁边防的山山水水,沟沟壑壑,丛丛林林。我深感祖国之大,但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戈壁沙漠虽多,但没有一粒多余的沙石。守好祖国的每寸土地、每粒沙石是我们边防军人神圣的使命,是每名将士终身的荣耀。

伊犁的自然风光让人美不胜收,而那里鬼斧神工的天造奇石更是让人难以忘怀!
    因工作原因,我常常到伊犁河沿岸实地考察。每年入夏之时,雪山融化,河水暴涨,河床溃塌,水流会将河里的石头冲到边境线之外去,每每这时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情不自禁地去河边捡石头向国界里边扔。虽然这个举动此刻在这里说出来会让人嗤之一笑,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踏足祖国的边境,没有看着界碑的震撼,没有身临其境的站在河边、看着河床中滚动的石头被冲向下游时内心那种莫名的惊悸和自私。时间长了,我也因爱国而养成了爱石似宝的习惯。只要下基层,看见河流就会停下来在河边走走看看,当发现美丽的石头就想捡起来瞧瞧,有时还会把钟爱的石头带回家中,立于窗台摩挲凝视,常常回想起边防线上戍边将士的点点滴滴。
    有一年开春,伊犁河谷连续高温,雪山上的积雪融化,伊犁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漫河漫川倾泻而下。为防止沿河两岸各族群众生命财产受损,我奉命参与防洪协调,紧急转运沿河两岸群众,组织人力加固河堤,确保了河流两岸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在完成任务撤回营房时,沿河岸向回走,习惯性地边走边看,不经意间被一块小石头绊了一下,没好气地朝脚下瞥了几眼,忽然觉得这块小石头有点奇怪,好像石头里边有啥东西,就捡起来朝另一个小石头上轻轻一磕,没想到很轻的力量让石头分开成了两半。我拿起一半一看,很像是一只小脚丫子,赶紧捡起另一半,竟然凑成了一对小脚丫。我乐了,摔开的两半石头很均匀,很对称,合起来天衣无缝,捧在手里仔细瞧,简直太神奇了,真的像是一双小孩子的小脚掌,很可爱,两只小脚心还有对称的一颗小黑痣。自然断开的石面除了周边断面粗糙与我们平常见过的断石面相似外,中间断面形似双脚掌面的部分未经打磨,但却特别光滑,有一种天造石包脚的神秘感!
    我见过无数自然界的断面石,没有一块断石面有这么光滑,手摸上去没有粗糙的感觉,就像摸到了小孩子的小脚掌,光滑细腻,浑然天成,似乎上天早就造好的,只是合拢放在那里让我去捡一样!真可谓神足矣!

在我回到故乡的数年里,每当看到那神奇的双足石时,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边防将士爱国奉献的感人故事,想起边疆各族人民共建家园的一幕幕感人场景。双足石它不仅见证着伊犁这片土地的神奇,它还是我无数奇石收藏中的最爱,它更是伊犁这片风景圣地馈赠于我的永远的怀念。

我爱双足石,我更爱伊犁这块神圣的土地!



【作者简介】:


张正乾,汉族,1958年12月生,陕西扶风人,新疆伊犁军分区原副政治委员,大校军衔。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原政协常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PPA职业摄影师协会中国分会会员。2020年8月被散文网名家委员会聘请担任为散文网名家委员会副主席。发表论文50余篇,荣立三等功三次。摄影《村头童趣》、《牧归》等多幅作品获奖。2007年在北京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展。多幅作品收编《国际职业摄影师优秀作品集》等摄影专集。出版《光影拾零》摄影作品集。


作品散见于《伊犁河》、《伊犁晚报》、《陕西农村报》、《文化艺术报》《中国环境报》等报刊杂志和信息平台。散文《我和猎鹰有个约定》获2018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散文《神奇的“双足石”》荣获2019第六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散文《雪野独狼》入编新中国成立71周年文艺作品大典。部分作品收编到沈阳出版社编纂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散文卷和诗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