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猎鹰有个约定

    十多年过去了,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双机警而敏锐的眼睛。

    那是我在新疆伊犁河谷守防的第三年,初春的一天,我去边防检查工作。车缓缓地行进在巡逻路上,突然,从车窗向前望去,在巡逻路中间不远处一个微微颤动的小东西跃入了我的眼帘,走近些才看清,原来那是一只刚刚孵化出不久的小猎鹰。驾驶员把车小心翼翼停靠在路边,我下车轻轻走过去。小鹰只有麻雀样大小,全身只是毛茸茸的,羽毛还没有长全,眨巴着骨碌碌的大眼睛,警惕地望着我。周围没有老鹰护卫,估计那是一只被鹰妈妈遗弃的小鹰,或是不法分子偷盗捕捉猎鹰致鹰妈妈遭遇了不幸,使小猎鹰被遗弃。我担心小鹰会被其他动物吃掉,于是慢慢靠近它,将它爱怜地捧在手中,它没有躲避,只是很无助、很惊恐地看着我,瑟瑟发抖的小身体碰触着我的手指,让我的心里顿然一阵酸楚,我将它暖在怀中静静带回车里。从边防返回时,小猎鹰随我回了家。从此,我的生活中多了这样的一个小伙伴。

    猎鹰,学名猎隼,属于大型猛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被我国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猎隼被誉为“鸟类短距离飞行之王”,其最快时速可达360多公里,比我国最新研制的高速列车还快。自古以来,它就很受勇士们的崇拜。它不像一般的鹰鹫,捕不到猎取的目标就暂时放弃,自行飞走,而是捕不到目标死不罢休。猎隼的这些一般禽鸟所望尘莫及的特长,使它的身价增高。高得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在阿拉伯石油盛产国,视猎隼为至宝,把它看作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

    起初,我没有什么饲养经验,更不懂得猎鹰的生活习性,只是在每天上下班前后,将肉切成肉丝放在盘中喂给小猎鹰。可几天过去,小鹰却一点没吃,我心里实在着急,担心它不吃食无法活下去。

    有一天,我将小猎鹰捧在手里,只要我的手指头一动,它就马上用那尖尖的嘴巴在我的手指头上猛啄一下,哪个手指头动弹,它就会迅速地啄过去。我一下子明白了:鹰喜欢抓动物的眼睛,那是因为眼睛是活动的,莫非鹰喜欢吃活动的食物?我试着将肉丝用手指捏住在小猎鹰眼前摇晃,果然很奏效,每当指尖稍一晃动,它就会迅速扑来将指尖上的肉丝啄去。于是,我每天都拿切碎的肉丝或肉片在它眼前晃动,引诱它进食,并且逐渐适当加量。

    我上班走了,小猎鹰就站在电视机上一动不动。当我回家刚一开门,它就飞过来落在我肩头跟我亲热,顺着我的胳臂窜上窜下,我的手能伸多高,它就站多高,中指是我手伸出去最高的地方,它非要站在中指尖上去,从不示弱。一点点的它开始在茶几、书桌、空调上来回跳跃,开始尝试着飞行,有时重重地摔下来,但又会继续起飞。看着它一天天的变化,我真正理解了高山雄鹰的含义——经风雨、历磨难,站得高、看得远。

    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小猎鹰长大了,食量也增加了。从一开始吃一点点肉丝,到一天要吃将近一斤的牛羊肉。这时候,我们已经相处得很融洽了,它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成员,也好像习惯了与我为伴。白天我要上班,它就守在家中,当我一回到家,它就立刻飞落在我的肩上,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一刻也不离开。当我看电视时,它就落在电视机上骨碌着眼睛看着我。我担心电视机发热烤着它,就找来一根长长的弯弯曲曲的树根,插在电视机旁边的花瓶中,高出了电视机一大截子,它非常喜欢,从此这棵树根就成了它栖息的地方。

    一次,我出差一个多月,委托战友照看小鹰,可它因为对陌生人很警惕,一连飞出去好多天没有回来。搞得战友很着急,我也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小猎鹰了。可当一天我出差归来在家门口刚下车,小猎鹰不知从何处即刻飞到了我眼前,又落在了我的肩头。那份失而复得的久别重逢,是老友相见都无法形容的感觉,让我又惊又喜。啊,我的猎鹰小伙伴,并非想象中的无情无义。进家后我兴冲冲端来一盘肉丝,照样把肉丝粘在手指上引逗它,吃饱后小猎鹰依旧落在电视机旁的树根上看着我,我也静静地盯着它: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睿智机警而又富含深情,仿佛是在向我诉说着分别后的思念和孤单,又像在为与我相逢而兴奋。看着它的这些习性,我突然想起了曾看过的史料记载,猎鹰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它会永远记在脑海里,并永远成为它的朋友。那一刻,我忽然被它所感染,心中涌满异样的感动,工作的劳累瞬间一扫而光。我顺手端起相机,给它拍了那张站在弯弯曲曲的树根上神态安详、静观万物的照片……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仍像往常一样快乐地相处着,后来我突然想:应该把小鹰放回到大自然中去,让它去获得更多的自由,我想看着它在蓝天中展翅翱翔的样子。我挑了一个晴朗的日子,小猎鹰好像很懂我的心思,一大早当我打开房门和院子的大门时,它如箭一般从房中飞出,穿过门前一片树林,我紧追一阵,望着小猎鹰在高高的天空上下升腾,像是在道别,又像是在展示它飞翔的技能。它在院子上空来回盘旋一阵,尔后向更高更广阔的天空飞去。在浩瀚的天空中,我的小伙伴挥动着矫健的双翼,不受羁绊地自由翱翔着,它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大自然。

    我以为我和它的故事至此就结束了,然而在不久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刚进院子,就看到了那只小猎鹰在屋顶上方盘旋,看到它就像是看到了老朋友一样,感到无比亲切。原来,小猎鹰已经把我家当做是它自己的家一样,在屋顶上的小通风口中筑巢产蛋孵仔。以后每年小猎鹰都会来这里孕育新的生命,直至我离开伊犁。

    在我回到故乡的数年里,每当我看到那张珍藏着的猎鹰的照片时,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在边防线上巡逻时的情景,想起那只鹰的故事。更令我感动的是,我和小猎鹰的故事仍没有结束,我深知:那是我和小猎鹰之间一个太难诠释的永恒约定。

2013年秋天,我重返伊犁。那一天,我一下车就奔向曾住过的地方,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情景:刚进院子,屋顶上空就有数十只小猎鹰在盘旋,而凌立在屋顶上的,正是我日夜思念的那只猎鹰,它显得老练而健壮,安然地看着小猎鹰在盘旋、飞翔,并不时向我深情张望,那双睿智机警的眼睛依然如故,像极了当年的情景。我想,当这批小猎鹰长大后,又将会在此地扎根安家,繁衍出新一代的生命来……

 

【作者简介】:

张正乾,汉族,1958年12月生,陕西扶风人,新疆伊犁军分区原副政治委员,大校军衔。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原政协常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PPA职业摄影师协会中国分会会员。2020年8月被散文网名家委员会聘请担任为散文网名家委员会副主席。发表论文50余篇,荣立三等功三次。摄影《村头童趣》、《牧归》等多幅作品获奖。2007年在北京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展。多幅作品收编《国际职业摄影师优秀作品集》等摄影专集。出版《光影拾零》摄影作品集。

作品散见于《伊犁河》、《伊犁晚报》、《陕西农村报》、《文化艺术报》《中国环境报》等报刊杂志和信息平台。散文《我和猎鹰有个约定》获2018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散文《神奇的“双足石”》荣获2019第六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散文《雪野独狼》入编新中国成立71周年文艺作品大典。部分作品收编到沈阳出版社编纂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精选》散文卷和诗歌卷。